您所在的位置: 华律网 >> 法律法规 >> 夏淑静诈骗案二审辩护词

夏淑静诈骗案二审辩护词

发布部门:上海允正律师事务所 发布文号:
分类导航: 所属类别:
发布日期:2003-09-23 关键字:
【阅读全文】

审判长、审判员: 作为被告人一审的辩护人,仔细研读了一审判决书,我为这一悖离事实和法律的判决感到遗憾。今天我依法出庭,又一次参加了庭审调查,更证明了我一审时的判断,被告人夏淑静主观上没有占有的故意,客观上没有占有的事实,因此,指控被告人夏淑静犯诈骗罪不能成立。 一,辩护人首先要指出的是,被告人和王作欣有着不一般的关系。这种关系并不是起诉书所说,是为达到某种犯罪目的而故意去博取的。被告人是王的准弟媳,是王亲自为他们主持了订婚仪式。王作欣就姐弟两人,且父母过世时,他们姐弟年纪尚小,姐弟相依为命。因此,王作欣将弟媳视为亲人。王作欣作为一个名人,经常接触一些社会上的名流,一些很重要的交际场合都能带着被告人一起参加,并把被告人介绍给自己的朋友。所谓被害人的弟弟与被告人虽是未婚夫妻,但已经以夫妻名义同居。真是基于这一关系,被告人与所谓被害人关系亲密、互相信任。所谓被害人的很多事情都是被告人帮着做的,两人的存折互相之间交替使用。俩人即使一起去银行从所谓被害人的存折中取款,也是由被告人签字。因此根本不存在被告人骗取所谓被害人的存折和为博取其信任而虚构“事实”的事实。 二、针对一审判决认定的第一节“犯罪事实”中“将房款中的人民币24万余元非法占为己有”的辩护 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其关键是将他人财物非法占为己有。被告人夏淑静有没有非法占有所谓被害人的房款,法庭调查的结果很清>,被告人夏淑静没有占有所谓被害人的一分钱的事实。 一审判决称:对夏淑静及辩护人所提的夏为华欣公司支付律师费人民币8万余元一事,因缺少华欣公司与律师事务所签定的委托合同这一关键证据,且王作欣亦否认委托律师,故本院对夏淑静以房款代王作欣支付律师费的辩解不予采信。 对于一审判决的这一认定,我提请法庭注意四点: 1、不能因为“王作欣亦否认委托律师”就不顾事实的“不予采信”。王作欣与夏淑静都是本案的当事人,是对立的双方。不能因为夏淑静是被告人,她的话就不予采信。而所谓的被害人王作欣所说就有可信度。这里的关键是:是否有证据证明王作欣或其丈夫请律师为其业务?律师有否为其提供了业务?夏淑静有否支付了费用?王作欣有否另外给过夏淑静费用? 2、一审庭审中,以下事实查得很清>:夏和王作为王丈夫公司的联络员,在上海为他们的投资作调研;王作欣自己也承认与律师一起去过有关部门做过调研;律师向他们提供了有关合作公司的资料和可行性报告;王作欣丈夫发传真对律师的工作的肯定。如果律师没有为其提供业务,他们又为何要感谢律师为他们所做的工作;如果他们没有聘请律师,又为何要说合作的很愉快。 3、根据我国法律的规定,合同有两种形式,一种为书面合同,一种为口头合同,一审判决以“缺少华欣公司与律师事务所签定的委托合同这一关键证据,且王作欣亦否认委托律师”,不能对抗律师为王作欣和其丈夫的公司所提供法律业务和夏支付费用这一被证据所证明的事实。 4、直至现在,王作欣也不能提供她给过夏淑静现金的任何证据。王作欣既然没有给过夏淑静其他的钱,那么,夏当然是用房款钱支付的律师费。生活常识告诉我们,夏不可能用自己的钱去替王作欣付律师费,而自己再去“诈骗” 王作欣。 因此,这8万余元应当认定为:夏是用房款钱替王和其丈夫支付的律师费。 一审判决称:王作欣所称交给夏淑静现金用于支付演唱会相关人员劳务费和剧场、酒会费用的陈述,得到了证人周琳、华迅、徐伟光、林友声、姜必群、张民群、杜爱萍证言的间接印证,夏淑静在向史杏菊要支票时亦称王作欣已给其现金支付乐团费用;故王作欣的陈述可以认定,本院对夏淑静以房款代王作欣支付演唱会费用的辩解不予采信。 对于一审判决对这一节的认定,辩护人提请法庭注意这样一个事实,即证人周琳、华迅、徐伟光、林友声、姜必群、张民权所说的:王作欣交给夏淑静现金用于支付演唱会相关人员劳务费和剧场、酒会费用,都是系从王作欣处听来的。审查这些证人证言的来源,都是来源于王作欣,其证明的效力就不言而语了。用王作欣告诉他们的“事实”来证明王作欣所说是事实。这样的证词根本就不具备法律效力。且又没有任何其他的证据能印证他们的这一说法。传来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这一常识性的知识我想大家都懂。 史杏菊是王作欣的婆婆,杜爱萍是王作欣的保姆,这些亲戚、利害关系人都能作为证人?!而她们的证言同样也都得不到其他证据的印证。 王作欣为演唱会投入了多少?支出了多少?赢利了多少?交了多少税?王作欣能说清>吗?起诉书指控“2002年1月夏淑静以王作欣名义” 将王作欣在上海西南明园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购买的两套房子“退还给开发商”,将房款划入自己的帐户,并将其中的28万元“占为己有”。出售“步高苑”房款中,又有10万元被夏“占为己有”。可见起诉书并没有说王作欣还有其他钱被夏所“骗”。王作欣有证据证明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是一次还是几次给了被告人多少钱吗?王作欣不能。一审时王作欣说的很清>:要回存折是为了转存20万送给被告人。王作欣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会糊涂到自己的钱被骗了,还要送钱给骗子。辩护人记得很清>,一审时,被告人问王作欣,我一次一次的钱不还你,你为什么还要一次一次的给我钱,还要送我钱。王作欣无言以答。当时王的这种尴尬,就使我对这个案子充满了疑惑。 从起诉意见书,到起诉书,从起诉书,到一审判决书,王作欣说法的不断变化;“诈骗”数额的不断缩水;再联想到一审时王作欣自相矛盾的说法,以及用自己所说通过他人之口,来证明自己所说是事实,这种种疑点还不足以引起我们对本案的怀疑吗! 一审判决称:辩护人所提的夏淑静还将人民币4万元和美金10300元存入王作欣存折一事,本院认为,王作欣明确说明了该两笔钱款系归还其以前的借款,故对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不予采信。 夏淑静已将人民币4万元和美金10300元存入王作欣存折一事。不是律师所提,是审计出来的事实。“王作欣明确说明了该两笔钱款系归还其以前的借款”,那么夏淑静也明确说明了根本就没向王作欣借过钱。这里我们应该采信谁的说法?王作欣借钱给夏淑静的证据又在哪里?如果王作欣怎么说法院就怎么判,那凭王作欣的所谓举报,就可以判决了,又何必要开庭、质证、辩论呢?2002年12月2日,侦察人员在询问王作欣的笔录中有这么一段对话:侦察人员(出示2002年4月9日中行存款凭条,存款金额10300美元,客户签字为AMY)并问:这笔钱是怎么回事?王回答:这笔钱是夏淑静存到我帐户中的,但为何有这笔钱我忘记了。王作欣自己也不知道的事,可一审判决也能作出认定是借款。不知这一认定判决的依据在哪里? 王作欣说借钱给夏淑静,王作欣说给过夏现金,王作欣还能说出很多很多,难道她所说的都是事实?这里再举一例:起诉书说王作欣收到过夏交给她的是17万元,这应该是王所说的,或是王所承认的,可在法庭上,在夏的追问下,17万变成了27万。王作欣为什么要欺骗侦察人员?欺骗公诉人?无非是为了能达到指控夏犯罪的目的。我们说依据事实和法律,不是依据王作欣所说的所谓“事实”,而是依据被证据所证明的事实。 综上所述,对于这三笔款项,被告人都用于了王作欣自己的事,其没有占有王作欣的一分钱。诈骗罪其犯罪的目的是为了非法占有,而被告人将王作欣在她处的钱用于王作欣的事,这能被认为是占有吗?因此,一审判决认定的第一节“犯罪事实”中“将房款中的人民币24万余元非法占为己有”不能成立。 三、针对一审判决认定的第二节“犯罪事实”中,对162万元“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的辩护 一审判决称:关于夏淑静是否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从现有证据来看:①夏淑静所称王升未按约还款的辩解得不到王升证言的证实;②夏淑静私自提取王作欣的存款后,采用私刻印章,伪造存折交易记录的方法,掩盖其取款的事实;③王作欣发现存款金额不对时,夏淑静以多种方式加以掩饰,是王作欣自己多方查询后才发现真相,后由公安机关追回款项;④从公安机关追赃的情况来看,公安人员于2002年7月16日向王升提出退赃要求后,经发院即开具本票归还赃款人民币162万余元;有此可见,夏淑静如想归还其取出的钱款并不困难,但夏并未取回借款,却采用各种手段掩盖其行为,这证明其只想借用,不想占有的辩解是不能成立的。因此,应当认定夏淑静具由非法占有的故意。 然而,一审判决完全回避了被告人与王作欣的关系,以及王作欣的存折这么会在被告人处的这一重要情节。法庭调查告诉我们的事实是,这个钱是王作欣放在被告人处的,也可以说是委托被告人保管的。因为他人向被告人借钱,被告人在没有征的王作欣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取钱借给了他人,由于某种原因他人没有能按时归还。这里必须强调指出的是:1、那就是王作欣与被告人并没有就这笔钱进行过清算。2、被告人涂改的是自己的存折,这本存折是在王升处查到的。而并非如一审判决所说:夏淑静私自提取王作欣的存款后,采用私刻印章,伪造存折交易记录的方法,掩盖其取款的事实。 被告人涂改存折,只是为了向王升证明她自己有160余万元,原先借给的162万元可以还给她,以便她还给王作欣,王升如要用钱,他可以拿自己的钱借给他。她并没有拿此假存折去骗王作欣;也从未否认这162万仍在自己的保管之下,也从未说过要不予归还,要赖掉,更未予以挥霍或卷钱跑掉。作为被告人,她只是为了不让王知道钱借给了王升。客观的分析被告人的这种行为,夏淑静只是向王作欣>瞒了借钱给他人,是一种占用,其主观上并没有占有的故意,事实上也没有占有的事实。 被告人和王作欣从相识到相知,这过程中还伴随着很多的经济活动。从审计报告我们可以清>的看出:王作欣存折上的钱款,进出频繁,动辄就是几万十几万。而她们两人又经常一起去存取款,有时即使王在,也由被告人签名存取。被告人如要故意诈骗、占有王的钱款,为什么不趁王的存折在她手上时将钱取走逃之夭夭;被告人如要故意诈骗、占有王的钱款,为什么在房款到了自己帐上后,还要将自己的存折交给王;被告人如要故意诈骗、占有王的钱款,她完全可以“虚构事实”以证明钱没有了或用在哪里了;被告人如要故意诈骗、占有王的钱款,她也完全可以卷钱跑掉。被告人为什么不这样做,解释的理由只有一条,这就是被告人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要占有王的钱。套用一句法律术语,就是没有占有的故意。 被告人与被害人之间事实上是一种民事委托关系,这都有充足的证据予以证明。而房款在被告人处,所谓的被害人王作欣很清>。没有任何的证据能证明被告人想占有这些钱。 公安机关追款的力度能与一个普通人的追款力度相提并论吗?以公安机关能追回就可认定被告人有占有的故意,那是在开法律的玩笑,是在玩弄法律。 审判长、审判员: 如果全面、客观、公正的来看待这个案子,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夏淑静没有占有王作欣钱的事实,更没有占有王作欣钱的主观故意。 夏和王是亲戚,真是基于这一亲戚关系,王才委托夏帮自己办事,委托卖房,帮自己拉赞助,帮所谓被害人开好演唱会。被告人为了帮所谓被害人开好演唱会,也为了在被害人面前表现出自己很有社会活动能力,将所谓被害人的部分房款以赞助费的名义给被害人和支付演唱会等的费用,这虽可能伤害王作欣。但这一行为,纯是民事行为;用房款充作赞助费,只是为了谎报业绩,讨好王而已。不是以占为己有为目的。而王作欣除了房款外,再也没有其他的钱款在被告人处。房款以赞助费的名义给了被害人和支付演唱会等的费用,这是已被证据证明的事实。那么被告人犯诈骗罪的行为对象是什么?其侵害的客体又是什么? 被告人夏淑静客观上既没有占有王作欣的一分钱的事实,主观上也没有占有的故意。 基于这样一个事实, 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是错误的,指控被告人犯诈骗罪不能成立。 审判长、审判员: 倾斜的天平,不应继续倾斜;公正的法律不应让一个无罪的人在铁窗里待上十年。作为被告人的辩护律师,我请求二审法院依据事实和法律,直接改判被告人无罪,以还夏淑静一个公道。 辩护人:上海允正律师事务所 陆 欣 律师 2003年 9 月23 日

(完)

夏淑静诈骗案二审辩护词是由本站编辑人员收集整理免费与大家分享,若法规中有错误请点击提交,欢迎律师与华律网一起共建免费法律法规库供大家查询,提交华律网缺少的法规请点击这里投稿,本站还可以查询律师律师事务所

最新法律法规

  1.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2. 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
  3. 国家司法考试违纪行为处理办法
  4. 水路旅客运输实名制管理规定
  5. 社会救助暂行办法
  6. 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
  7. 博物馆条例
  8. 存款保险条例
  9. 建设工程勘察设计管理条例 全文
  10. 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资质管理办法

法律法规点击排行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2.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3. 中共青岛市委、青岛市人民政府关于表彰青岛奥帆赛残奥帆赛突出贡献单位、突出贡献个人和优秀志愿者的决定
  4.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关于日本向中国提供一九九七年度日元贷款的换文(附英文)
  5. 河南省平顶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平顶山市集中整治违法违规用地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
  6. 关于匈牙利在香港设立总领事馆协议备案函(附英文)
  7.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关于日本政府向中国政府提供一九九六年度日本贷款的换文(附英文)
  8. 关于我与利比里亚就保留利驻香港特区名誉领事馆换文的备案函(附英文)
  9.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国际清算银行关于国际清算银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代表处和代表处地位的东道国协定(附英文)
  10.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温馨提示:如果您有任何法律问题,请点此免费发布法律咨询,万名律师为您的法律咨询问题立刻提供在线及时权威的解答。| 打官司 - 免费法律咨询
华律网(www.66law.cn)版权所有©2004-2010